大连政府补贴咨询:84712007
文章
  • 文章
搜索

博主资料

东大Psy
  1. 博主:东大Psy
  2. 职位:班主任
  3. 简介:心理咨询师的培训是一次重大的心灵成长之路。在培训教材里,会讲到对生活有?#23548;?#25351;导意义的最实用的知识。心理咨询师的国家职业资格证书,是从事心理行业的国家法定证书,只有取得此证书才能合法的从事心理咨询工作。心理的学习会使你的人生从此开始变得辉煌、精?#30465;?
  1. 今日访问量:27
  2. 昨日访问量:0
  3. 总共访问量:83525

最新评论

暂无内容

正文

【连载】一个精神病杀人犯的救赎之路(2)[2016-05-16]

译:LSD该

斯?#32423;?#29305;变得很奇怪

1997年的春天,大卫和琼开始注意到他们的儿子一些令人不安的变化。

斯?#32423;?#29305;曾经有半年的时间在墨西哥交流学习,期间打电话到?#20381;?#30340;时候寄宿家庭都会去监听他的电话。当时斯?#32423;?#29305;并没有太在意那件事。

后面在他高中交流学习最后一个学期,他回到伦弗鲁,待了几个月的时间,但期间他表现的很阴沉,并且很?#19981;?#25226;自己关在?#32771;?#37324;,很多时候都?#36745;?#24847;同?#20381;?#38754;的人一起吃饭。斯?#32423;?#29305;一家开始设想是否是因为自己的儿子吸毒了?经历了创伤?还是担心进入大学离家以后的生活?斯?#32423;?#29305;也?#36745;?#24847;把他哪里不对劲这事和家人沟通。

过后一年时间,整个家庭目睹了斯?#32423;?#29305;巨大的变化。体重大大的增加,经常发呆,表情也很呆滞,随时?#25104;?#37117;紧张兮兮的,特别焦虑困惑,想法?#24425;?#20998;偏执。有些时候,他还经常把眼睛一眯感觉随时都在怀疑身边的人,而其他时候他的眼睛都是没有光的,就像魂没在他的身上一般。那一年,皮特去了学校,?#24049;?#20063;向学校请假出去旅游。只有丽贝卡和斯?#32423;?#29305;还有他们的父母在家,斯?#32423;?#29305;的怪异行为经常会困扰到丽贝卡。“说实话,那段时间我觉得,我觉得他就是一个混蛋。”丽贝卡说。

几个月过去了,斯?#32423;?#29305;的行为更加恶化,他开始没有原因的痛斥大骂自己的父母。

有一年夏天的时候,大卫站在家后院,一直盯着草地在想问题,斯?#32423;?#29305;走了过来,?#25285;?/span>

“我知道这个家现在问题在哪了,”他的骄傲的说道,就像那时候他知道了谜底一样。

“什?#27425;?#39064;呢?”他的父亲?#23454;健?/span>

“当我在卫生间的时候,你是不是会站在外面读我的?#28304;?#37324;到底在想什么?”斯?#32423;?#29305;说。

当时大卫被吓坏了,怎么儿子会有这种想法。

还有一次,母亲下楼准备叫孩子起床上学的时候,斯?#32423;?#29305;突然发火。丽贝卡醒了,发现斯?#32423;?#29305;站在父母?#32771;?#38376;口那,扯着嗓子的在骂自己的母亲,超级可怕,之前丽贝卡?#29992;?#26377;听过斯?#32423;?#29305;这么骂过母亲。而琼,穿着睡?#20262;?#22312;自己的?#27493;?#36793;哭着,大卫也没管。

丽贝卡当时很生气,马上阻止了他并让他哥哥走开了。

这?#21483;置?#22312;那一年的争吵中似乎走的比较近,斯?#32423;?#29305;会考虑到丽贝卡的感受,但其他人甚少,所以那天当他们一起在?#39029;?#23436;饭后,她问了哥哥最近到?#33258;?#20040;了。

“我们?#29992;?#34987;这么教育。”丽贝卡?#25285;?#20320;为什么现在要一直骂人动怒?”

斯?#32423;?#29305;坐在?#20381;?#30340;沙发上,用手杵着?#25151;?#27875;着?#25285;骸?#25105;不知道?#20445;?#25105;不知道”。

然后斯?#32423;?#29305;冷静了一点后,?#25285;?strong style="ZOOM: 1; FONT-WEIGHT: 700 !important; OUTLINE-WIDTH: 0px; OUTLINE-STYLE: none; OUTLINE-COLOR: invert">“我感觉妈妈在她工作之前会专门来读我在想什么。”

概述:在高中时期去墨西哥交流那段时间过后,斯?#32423;?#29305;精神病的记号开始出现。

诊断没过多长时间斯?#32423;?#29305;就被诊断出患有精神分裂症——一个难以治愈毁灭性的脑?#32771;?#30149;彻底毁灭了斯?#32423;?#29305;一家。

斯?#32423;?#29305;一家人知道了,斯?#32423;?#29305;怪异的行为举止是所有精神分裂症的都会存在的情况。那些很显然是错误的观念就是他所相信的妄想——人们可以读到读到他脑子里的东西。那些他听到的但?#23548;?#19978;并不存在的声音也就是幻听也让他恐惧。

精神分裂症可以通过药物和相应心理方法控制。因此诊断出此病的人同样可以过普通人的生活,这也给了斯?#32423;?#29305;一家人带来了一些安慰。但是斯?#32423;?#29305;并没有通过药物和心理治疗改善,医生最终确诊斯?#32423;?#29305;为一例难治病例。

斯?#32423;?#29305;意识中并没有认同该诊断。认知力的缺乏是精神分裂症共有的毛病,很多精神分裂症患者因此也不会推荐治疗。如果患者并不接受去医院治疗,只是单一的得到家庭成员的帮助将会使情况变得更糟,这都是因为精神分裂症人群并不会接受他们生病这一事实,所以?#29004;?#21892;的法律制度仍然影响着精神分裂患者无法得到治愈这么一个情况。就像斯?#32423;?#29305;一样。

有一天,丽贝卡和琼在家中厨房,当斯?#32423;?#29305;遭?#35762;?#21487;开车这样的拒绝后,他突然就爆炸了,发着怒火捏碎?#26031;?#22836;瓶并向窗子砸了过去。“我要把这破家每一扇窗子都砸了.”他大喊道,琼马上报了警,警察到来以后把斯?#32423;?#20811;扣押回了警局。

“情况太糟了。”丽贝卡?#25285;?#19968;想起这些事他们都要以泪洗面,对于父母?#27492;?#26159;很痛苦的。“斯?#32423;?#29305;的事让我的父母看起来老了好几十岁,他们每天都饱受压力….特别是我的母亲,因为更多的时候他都是朝我的母亲开骂,但她?#35805;?#27861;说什么,因为你知道,他是我母亲的宝贝儿?#21360;!?/span>

斯?#32423;?#29305;正在一步步脱壳。“就像你失去了一个你曾经挚爱的人一般。”斯?#32423;?#29305;的哥哥?#25285;?#22240;为他?#36745;?#20687;他以前那样,你不得不去适应现在的他,那个依然是你的弟弟的他,那个你担心之际并害怕有一天会消失的他。”

1998年秋天斯?#32423;?#29305;依然坚持去没病之前已经考上的女王大学。他的父母知道他可能在学校坚持不了太久,而事实也正是如此,但他们仍然想让他试一试。

他的父亲记得当时在通往金斯敦和伦弗鲁的路上,在车里和斯?#32423;?#29305;说的对话。“我要去实现自己的理想,”斯?#32423;?#29305;说道,“将?#27425;一?#21521;父亲你一样的娶一个老婆组成一个家庭,然后过上快乐的一生。”

一路上,父亲几乎保持着沉默。他也同样希望儿子能实现他的梦想。“但是我知道,斯?#32423;?#29305;?#35805;?#27861;拥有那样的生活。”大卫说道。

爆炸的消息

200273日,斯?#32423;?#29305;的孩?#29992;?#37117;四处在外。

当?#20445;?#20029;贝卡22岁,正在和朋友们度为期2周的假期,经过了育空道森市(加拿大北部)。她的双胞胎弟弟,?#24049;?#22312;蒙特利尔一家意大利餐厅中等着吃放,而皮特26岁,正在渥太华河那做着皮划艇教练员的工作。

斯?#32423;?#20811;当时在医院,当然可能大家都以为他在医院。当时他23岁,那一年他几乎都是在皇家渥太华医院中的精神护理?#34892;?#24230;过。

在道森市,丽贝卡和她的朋友?#21069;?#36710;停在一个公墓?#21592;擼?#27491;在策划他们这次的旅游计划,而这?#20445;?#19968;对警察走进他们。

“你们其中有一位叫丽贝卡斯?#32423;?#29305;的吗?”一位警察?#23454;健?/span>

丽贝卡披着她常常的棕色发辫从卡车中跳了出来。

警察告诉她:“你现在可以的话请打一个电话回家。”

说道:“是的,我就是丽贝卡斯?#32423;?#29305;。”

她?#23454;劍骸?#26159;发生了什么了吗?或者你可以告诉一下我”

“不,还是请你打电话回家一下吧。”

警察们让她去就近的火车站并在路?#20808;?#26524;有电话的需要马上给?#20381;?#25171;个电话。丽贝卡的朋友?#21069;?#20029;贝卡稍到了市?#34892;?#24182;在一家?#27785;?#24215;?#19994;?#20102;电话。电话打了很久都没有人接,最后是打到邻居家才?#19994;?#20102;她的父亲。但接下来发生的事让她陷入了绝望。

“?#32844;鄭?#21457;生什?#35789;?#20102;?”

“丽贝卡,发生了一件非常可怕的事。”她的父亲用之前?#29992;?#26377;过的带着绝望和严肃的声音对她说。

“斯?#32423;?#29305;自杀了?”丽贝卡带着猜测的语气?#23454;健?/span>

在蒙特利尔,当她的双胞胎弟弟被朋友歇斯底里的告诉?#20381;?#20986;事的时候,?#24049;?#20063;同样以为是他的兄弟斯?#32423;?#29305;自杀了。就连在渥太华谷地的皮特也联想到了这样的结果。当他回到他租住的房子?#20445;?#20182;发现他的父亲和一位邻居都带有一脸震惊的样?#21360;?#20804;弟姐们曾经都听到过斯?#32423;?#29305;说他想结束他的生命。“我想自杀了。”他告诉他的母亲,“但我没有那个勇气。”

丽贝卡等着她的父亲告诉她答案。

“不,孩?#21360;?strong style="ZOOM: 1; FONT-WEIGHT: 700 !important; OUTLINE-WIDTH: 0px; OUTLINE-STYLE: none; OUTLINE-COLOR: invert">麦克(斯?#32423;?#29305;)杀?#22235;?#30340;母亲。”

空气瞬间凝固了。

“不可能。”丽贝卡说。

“是的,他杀?#22235;?#30340;母亲。”

他们的对话就这样来回了好?#35813;耄?#19981;可能,已经发生了,但不可能,是的,不,恩,是的。然后丽贝卡告诉父亲,一会再给他回电话。

丽贝卡等父亲挂了电话,用力砸碎了电话,出去木呆呆的看着她的朋友们说“恩,我想我的哥哥刚刚杀了我妈。”

她的两个朋友被震惊?#35762;?#24320;始哭了起来,但丽贝卡当时完全没有意识到自?#22909;?#26377;哭泣,而?#19968;?#22312;想为什?#27492;?#20204;会哭。在那几?#31181;?#37324;,她心里清楚他们知道她的内心,因此丽贝卡表现的很冷静,为了让自己转移注意,她试着让自己看起来没事一样,但她已经被焦虑和?#21482;?#25171;击?#23435;?#20307;投地,她无法分清现在的感受,整个内心就像失控的赛车一般,她知道这是无法改变的额事实,不会睡一觉就过了也不会因为深深的呼吸一口痛苦就不会出现。

那?#25351;?#35273;就像世界末日。

阅读(149) ┆ 评论(0)
发布评论

验证码: 看不清换一张
技术支持: 大连东大人才管理服务有限公司 | 管理登录
凯尔特人vs雄鹿
pk10微信全天计划 今晚东方6十l开奖结果 im体育平台app 一分赛统一吗 二四六天天好彩118圖片玄機 体彩胜平负彩开奖 捕鱼达人技巧 浙江省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澳洲幸运5计划贴吧 云南时时开奖结果走势图 七乐彩历史开奖1500期号码 重庆时时彩开奖app下载 天津时时开奖 cmd体育平台有哪些 江苏时时走势图表 五分赛车免费计划